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立即注册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开启辅助访问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沧州全搜索

  • 站务热线: 0317-4910920
  • 商务合作QQ: 40960846

坚持20年,唱出满腔情

2017-6-7 08:41| 发布者: 沧州新闻网| 查看: 3012| 评论: 0|来自: 沧州晚报

摘要:   一个民间剧团,30多名演员,服装、道具、头饰、配饰,一针一线全都是自己动手,尽管收入惨淡,可他们带给观众的演出精彩绝伦  本报记者 董芳辰  核心提示  在沧州有这样一个剧团,他们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
  一个民间剧团,30多名演员,服装、道具、头饰、配饰,一针一线全都是自己动手,尽管收入惨淡,可他们带给观众的演出精彩绝伦
  本报记者 董芳辰
  核心提示
  在沧州有这样一个剧团,他们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为了节省开支自己做道具,戏服也总是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演员们唱得不错,却仍然养不起家,没演出的时候还要出去打些零工作为补给。老团长庞丽娟更是一身债务,不是向银行贷款就是向亲朋好友们借钱给演员们开工资,这样一撑就是20年。惨淡的收入阻挡不了演员们唱戏的热情,演出所到之处,乡亲们都像亲人一般对待他们,每次演出结束,乡亲们都意犹未尽,迟迟不肯散去,演员们也都感动地流下泪水。老团长说,坚持唱下去的动力除了观众,还有30多名演员对河北梆子的一份传承责任。
  丢什么也不能丢了剧团
  “丢什么也不能丢了剧团”这是沧州市顺利河北梆子剧团庞丽娟的丈夫去世前留给她的最后遗愿。庞丽娟夫妇都是唱河北梆子出身,对于河北梆子的喜爱更是难以言表。20年前,河北梆子开始走下坡路,庞丽娟夫妇经过商量,决定承包一个梆子剧团,夫妻二人办手续,组织演员,筹备各项事宜。
  河北梆子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在剧种方面不仅擅长于表现历史题材,而且能很好地反映现实生活。为了能够使剧团得到良好的发展,夫妇俩开始四处联系演出。当时,梆子剧团不景气,经常遇到抢活、截活的情况,演员们常常是演了这场那场还没着落,演出接不上茬。一个月下来,刨去路费,吃喝,演员们根本开不出工资,起早贪黑也仅够糊口。
  “眼看着大家吃不饱养不起家,我跟老伴商量了一下,不能让大伙跟着咱挨饿,咱去银行贷款,先给大家把工资开了。”庞丽娟说。就这样,庞丽娟夫妇在贷款、借钱给演员们发工资这条路上越走越远。一年前,庞丽娟的老伴由于过度劳累,加之巨大的压力脑出血去世了。留给庞丽娟的除了银行贷款和一个剧团,更多的还是一份传承梆子的责任。
  “也不知道为啥,老伴这么执著,一定要我把剧团办下去,虽然它是个民间的、没有任何资金支持的剧团,但是他就是不愿意撒手,我猜想他应该是觉得乡亲们一双双期盼的眼神,经久不息的掌声,此起彼伏的喝彩声值得他坚守。”庞丽娟眼眶湿润地说。
  曾经,这个剧团里有七位国家一级演员,但是剧团不景气,庞丽娟不愿意耽误大家的前程,更不愿意看到人才被埋没,当然最主要的是不愿意看到家里揭不开锅,经过协商,这七位演员不忍地离开了这个剧团。从此以后,庞丽娟做了个决定,只要团里没戏接,她就给大伙放假,让大伙干点别的副业,增加收入。
  演员一丝不苟 观众流连忘返
  “难,也要让30多个演员吃上饭,有戏唱,让老百姓看上他们爱看的梆子戏,把河北梆子传承下去。”庞丽娟说。
  今年六一儿童节,剧团响应戏曲进校园的号召,应沧州旧州镇感化屯小学的邀请,找了几位演员进校园表演节目,虽然这次就表演两个节目,庞丽娟和演员们却丝毫不懈怠。早上五点半,记者随庞丽娟出发了,已近古稀之年的尹金良刘淑敏夫妇跟庞丽娟亦师亦友,尹金良是乐团的全能型选手,也是实力担当,他的老伴刘淑敏年轻时因表演活动曾经受到过毛主席的接见。
  到达目的地后,记者发现演员们比我们到的还早,已经开始化妆了,老乡们看到剧团的人特别亲切,端茶递水不说,还争着抢着要把自己的房子腾出来给他们化妆用。“团长,你看看,这是我刚做成的头花,还有这发穗子,都是我自己做的,材料是上次去东光演出时老乡给的。”演员李志凤说。粉的、黄的、紫的,三朵一支,朵朵艳丽精致。“团长,你再看看我这水纱怎么样,黑色丝袜改装后,用的得心应手。”演员韩伟说。
  庞丽娟惭愧地笑着对记者说:“是我对不住大家,团里经费紧张,我硬生生地把大家逼成了裁缝和工匠,服装、道具、头饰、配饰给大家出了不少难题,演员们不是自己搭钱就是出力。”庞丽娟一边说着一边整理用胶带缠了一圈又一圈的凤冠,珠子都已泛黄,穗头也没有那么柔顺,据说这还是团里比较新的装备。
  前段时间,东光县秦村镇盐场吴开庙会请了顺利梆子剧团演出,演出为期五天,演员们珍惜演出机会,每个人都尽力唱好每场戏,“天气热,团里经费紧张没有风扇,演员们大汗淋漓,不停补妆,乡亲们看不下去纷纷把自家的风扇提过来,供他们使用,还有一位老乡干脆送了我们两台。”庞丽娟说。
  团里确实困难,每到一处,老乡们都看不过去,送棉被,送吃的,送道具、材料的都有。“这次在东光,本来要结束了,可老百姓太喜欢看了,迟迟不肯离去,团里决定再义务加演一场,可是乡亲们不忍心,发动周围的个人企业给我们又凑了一天的钱。”庞丽娟说。
  今年正月十五,顺利梆子剧团在旧州镇唱了十天的戏,和村里的村民也打成了一片。“庞团的戏好看,他们自导自演的婆媳关系戏,弘扬正气的戏特别接地气,上到七八十岁的老人,下到八九十岁的孩童,都能看懂,深受老百姓的欢迎,农村里没啥业余活动,能看上这么好戏,乡亲们举双手欢迎。”一位80多岁的老人说。
  相信野百合也有春天
  “有人说我们不是正规军,是一个民间剧团,但是我觉得既然做不了正规军那就做一支野百合也挺好。”庞丽娟笑说。因为是民间剧团,所以顺利梆子剧团接的活多数都是面向老百姓和农村,也正是因为这样,他们走南闯北赢得了不少百姓的心,每次有活动都特意邀请他们剧团。
  “这么些年来,我们没有资金支持,好几次都要办不下去了,但一想到老伴和乡亲们,只能在咬咬牙坚持。有一次,一个客户打电话邀请剧团演出,本来已经定了下来,可是没过两天,又取消了,说是听说我们不是正规剧团。”诸如此类的事件很多,但庞丽娟并没有灰心丧气,而是积极响应国家政策,义务把戏曲送进校园。“做公益总不会有人嫌弃我们不是正规军吧?”
  最让庞丽娟欣慰的是,二十年了,团里没有人主动提出离开过,平时排练从六七十岁的台柱子到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对自己的要求很严格,无论排练还是即兴表演,他们都严格按照舞台上的要求来规范自己。团里上上下下,既活泼和谐,又严谨认真。
  庞丽娟告诉记者,如今政策好了,国家鼓励戏曲事业的发展,逐渐重视,他们也更加有动力,平时有演出他们就去挣钱,没演出他们就义务进校园讲课,给孩子们唱戏,给孩子们扮上相,弘扬民族文化,最主要的还是一份传承。
  “戏曲是我们国家特有的文化,传承是责任,现在我最重要的任务就是让团里的演员丰衣足食,让孩子们将戏曲文化根植于心,我相信,民间剧团也能唱出一片天地,野百合也有春天。”庞丽娟坚信。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