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立即注册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开启辅助访问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沧州全搜索

  • 站务热线: 0317-4910920
  • 商务合作QQ: 40960846

捷地减河“梳新妆”

2017-8-3 10:58| 发布者: 沧州新闻网| 查看: 4070| 评论: 0|来自: 沧州晚报

摘要:   一条古老的河,在岁月的淘洗中,逐渐变得干涸萎缩。今天,一个令人惊喜的消息传来,有识之士的目光再次聚焦这条断流的河,要用清水、林木和花卉修复它的沧桑容颜——  唤醒减河,人们在努力。  本报记者 张 ...
  一条古老的河,在岁月的淘洗中,逐渐变得干涸萎缩。今天,一个令人惊喜的消息传来,有识之士的目光再次聚焦这条断流的河,要用清水、林木和花卉修复它的沧桑容颜——

  唤醒减河,人们在努力。

  本报记者 张丹 陈雷 摄影报道

  核心提示:捷地减河因起始于沧县捷地而得名,流经青县、黄骅,从歧口入渤海。曾经它是运河的分洪河道,滚滚河水让它生机勃勃。河两岸的人们,忘不了清清河水绕家园的美景。随着岁月变迁,运河干涸,这条分洪河道也日渐萎缩、垃圾填塞。人们盼着,它有朝一日重新水波荡漾,林木丰茂,盼着它摇曳生姿,凉风习习……在人们的叹息中,京津冀协同发展的劲儿吹拂,有识之士的目光重新打量这条河,发现它蕴藏的生机——唤醒这条河,让这条河重新美起来,靓起来,正逐渐变成一群人努力的方向。

  沉睡

  京杭大运河是沧州人的母亲河,而在市区南部5公里处,作为运河的泄洪河道——捷地减河,和古老的沧州一样,也有着悠久的历史。据记载,明弘治三年,在沧州南5公里捷地处设一分洪河道,东流入海,称捷地减河。

  近200多年后,乾隆皇帝路经此地,题诗立碑,是为乾隆碑,成为当地一景,这一水利工程也藉此声名远扬。和很多古老的河流一样,捷地减河古朴而静谧,像一位母亲一样默默地哺育着岸边一代又一代的人。

  然而近些年来,随着水利工程的修建、化工企业的发展,这条静谧的河流开始渐渐干涸,分洪河道的作用慢慢消失,于是一辆辆城里的垃圾车来了,将满车各式各样的垃圾倾倒,一直受它庇护生长在它身边的百姓也将生活垃圾弃在此地,一天天、一年年,昔日植被环绕、清水长流的减河,慢慢闭上了“眼睛”,垃圾淤塞中缓缓“睡去”,曾经声名远扬的捷地减河,被“一条臭水沟”的名字取代。

  不过,最近生活在它周边的百姓开始察觉到了一些变化,海河路曹庄子路边竖了一块指示牌“捷地减河桥梁修建,请绕行。”而在张家坟村附近,蓝色的施工围挡已经拉起,减河施工的宣传语已经出现——捷地减河要苏醒,这条干了多年的“臭水沟”要变一变了。

  唤醒

  正在“唤醒”减河的,是今年58岁的河北圣基建设工程集团董事长刘斯峨,中国林业与环境促进会的副理事长。刘斯峨做这件事儿,说怪也怪,说不怪也不怪,怪的是,一个做建筑的企业,突然开始做生态、恢复森林植被了;说不怪,那是因为早在几年前,这个本想当作家的生意人,就在减河边上建起了自己的民俗博物馆,如今很多人来沧州,都得专门去看一看。

  而说起“唤醒”减河,刘斯峨在研讨会上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自己是沧州泊头人,从小在运河岸边长大,减河他也看过不少次,看到它现在的样子,觉得心疼。而且政府一直在说,也一直在做,还青山绿水于百姓的任务迫在眉睫,“我们这个企业的成长离不开政府的照顾和百姓的支持,所以现在我也有责任把这件事儿做起来。”

  “唤醒”减河做什么?刘斯峨说,一个人时,他无数次想过这件事,也请教过不少专家,“捷地减河北岸有上千亩森林资源,植被丰富,现在人口老龄化快速发展,以后的养老应该是个问题。”刘斯峨说,两年前京津冀养老一体化已经开始,如果做康养项目,会方便很多京津地区的老年人来养老。

  为此,刘斯峨专门去北京、广州等一些康养项目实地考察,“确实很不错,养老、医疗、文化等全部都一体化,老年人在里边住得舒服极了,而且还很智能化,跟现在咱们认识中的养老机构是完全不一样的。”刘斯峨说。

  说干就干,刘斯峨说,自己心里规划得挺好,但是对于这方面毕竟还算是个门外汉,减河两岸怎么才能规划得更合理,既能恢复两岸生态,又能促进经济发展,得请专家们来走一走、看一看,怎么才能更完善。

  联手

  “这个项目沧州做,有着很大的优势。”中国林业与环境促进会副会长、秘书长程谦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林促会的任务是改善生态环境的同时,也能促进当地经济发展,而捷地减河的项目恰好能做到这两点。

  程谦说,从地域上来,沧州处于京津冀经济圈,沧州到北京坐高铁只要50多分钟,高速交通也很发达,方便老人们来此养老;从资源上来说,减河北岸有上千亩的森林资源、温泉资源还有民俗博物馆等一些文化资源,康养项目需要这些资源,比如老人来了可以有文化享受、有温泉可以疗养,这些都很好,“两年前,京津冀养老一体化已经开始,这次也是京津冀养老一体化向沧州迈出的第一步。”

  “现在我国人口老龄化已经进入快速发展阶段。”全国老龄办原副主任、中国老龄事业发展基金会常务副理事长阎青春说,目前我国60岁以上的老人有两亿三千多万,80多岁的老人正以每年5%的速度递增,北京的老人有十几万,但养老机构已经满溢,所以沧州的森林康养项目可以很好地承接京津等地老人的养老。

  而说到河南岸的花卉基地,程谦告诉记者,历史上,佟家花园一带,曾在明初通过国舅给皇宫里供应花卉,而现在北京等地的花卉供应都来自山东、河南,途经沧州,所以沧州有其他两者不具备的地理优势,而现在正赶上北京非首都功能外迁,我们可以将北京等地的花卉资源转移来到沧州,依托国家林业总局的指导,在示范区打造北方最大的花卉、苗木培育基地,“供应北京、天津、雄安新区等地的工程绿化项目,市场潜力巨大。”

  北岸绿荫南岸花香

  听着专家们的发言,刘斯峨脸上露出了笑容,更专业的建议和分析,让这件事的前景更明朗。

  刘斯峨说,其实他挺盼望两三年之后的日子到来,因为到时候捷地减河就会重新焕发生机,虽然还会依旧古朴静谧,但河流两岸也会换一幅天地。

  “河南岸是北方最大的花卉、苗木培育基地,那得是怎样一种感觉?”刘斯峨说,花红、叶绿,各种苗木展现着勃勃生机,不断往外送货和交易的人们应该也能让这个沉寂已久的河岸展现出多年来未见的活力。

  河北岸,京南森林康养产业示范园区,千亩森林里的教师园、专家园等各种居住社区分立,医疗设施配备齐全,头发花白的老人满脸笑容地在这里聊天、散步、做理疗、泡温泉,参加文艺组织,展示自己的才艺,享受绿色生态带来的清新气息和医养结合、智能养老带来的便利,园区旁民俗博物馆、红色教育主题馆、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等设施齐全,孩子们来这里接受教育,陪陪老人,“那种老有所为、老有所乐、儿孙绕膝的美好生活就在眼前。”

  这个有着文化情怀的商人,当年建民俗博物馆是一种情怀,如今经他之手,让古老的捷地减河“梳上新妆”,应该又是另外一种情怀吧。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