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立即注册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开启辅助访问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沧州全搜索

  • 站务热线: 0317-4910920
  • 商务合作QQ: 40960846

从贴牌生产走向私人定制

2017-8-13 14:18| 发布者: 沧州新闻网| 查看: 3842| 评论: 0|来自: 沧州日报

摘要:   本报记者 郑进超 本报通讯员 黄 雪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30年前,青县的缝纫机产业只能给其他厂家加工零件,处于产业链最低端,30年后,德国的一些同类设备在青县的缝纫机面前只能退避三舍。青县缝纫机产 ...
  本报记者 郑进超 本报通讯员 黄 雪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30年前,青县的缝纫机产业只能给其他厂家加工零件,处于产业链最低端,30年后,德国的一些同类设备在青县的缝纫机面前只能退避三舍。青县缝纫机产业走过了从配件到整机、从仿制到自主创新之路,并有能力实现定制产品,站在了产业链顶端。

  攀登产业链顶端

  一个雕花的马鞍,人工制作费时费力,青县的自动化缝纫机缝制得更精美,一台自动化缝纫机能“绣”出200个花型。

  青县缝纫机行业从配件到整机的跨越,可以说是市场倒逼的结果。

  青县志峰缝制设备有限公司是当地缝纫机行业起步最早的一家。在1998年以前,公司一直为其他厂家做配件,其中的白梭还获得了几项专利,最好的时候销量占到全国的90%。

  但在199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以后,由于市场不景气,志峰配套的一些厂家倒闭了。志峰产量骤减,公司总经理朱炳义压力猛增,对他来说,必须尽快“找饭吃”。

  在他看来,此时不上整机企业已无路可走。但这个决定却遭到了父亲的反对。

  朱炳义的父亲是青县最早从事缝纫机行业的。他也曾有做整机的经历,却不幸赔了钱,因此他反对朱炳义做整机。

  朱炳义哥俩凑了7万元,用来买设备,并承包了当时的镇办企业。

  他们运气不错,更重要的是志峰公司还赶上了市场回暖的好时机。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公司为其他厂家做配套时,厂家以货抵款,志峰公司拉回来缝纫机,再赔钱卖出去。没想到,这为后来志峰生产整机打下了基础。

  2000年5月1日,志峰生产出了第一台整机。同期,金融危机“退潮”,市场开始好转。很快他们就从上海签下合同,为其他厂家贴牌生产。

  志峰公司生产的设备开始供不应求,成了市场上抢手货。那时,排队的货车每天晚上装货。

  四年后,志峰公司买断了这家镇办企业,并将设备进行全面升级。如今,志峰公司建了新厂,产品60%出口欧美国家。

  和小企业划一条沟

  德国的设备一台卖20多万元,而志峰、双星等公司研制的设备3万多元,让德国的同类设备在中国市场铩羽而归。

  眼下,青县缝纫机行业从仿制走向自主研发,且产品性价比更高,国外同行的产品不得不退避三舍。

  走过一段仿制模式的志峰公司,从2011年开始就招兵买马,组建自己的研发团队。

  在很长时间内,仿制造成价格乱象,人们争相降价,导致产品利润越来越低。

  近几年,志峰公司始终持续投入进行研发,甚至头两年根本不赚钱,一直往里垫钱。朱炳义认定这样一个理:志峰就是要跟一些小企业拉开差距,和小企业划一条沟,“你要追我,得跨过这道坎。”志峰开发的产品在精度、难度上不断提高,让小企业仿制起来更不易。这样,就能增加他们的追赶时间,延长产品生命周期。

  朱炳义从事缝纫机行业多年,在他看来,青县缝纫机行业特色明显,集中在特厚料和缝口机两大类,这类产品种类多,产量小,一般大企业不愿做,小企业还做不了,生产有一定的难度,可以说青县的缝纫机行业是在夹缝中生存。如今行业技术趋向成熟,行业竞争加剧,利润空间进一步压缩。“缝纫机行业正在发生变化,将来会向‘私人定制’发展,没有研制能力的企业生存空间会越来越小。”

  为了与研发配套,志峰、双星等公司开发铸造延长了生产链条。

  志峰公司投资1500万元建立了铸造厂。不料,铸造厂建好后,赶上了市场寒冬,当时朱炳义跳楼的心都有。但他很快发现好处也显而易见。以前,自己要研制一个件,请铸造厂来铸,一等就是六七个月,现在5天就能铸出来,产品研发周期大大缩短。

  如今,在铸造上公司不仅能实现自给,而且产品供不应求,压单至少四五个月。

  从寻求合作被拒到对方主动登门

  青县双星缝制设备有限公司总经理朱焕升,从18岁那年做缝纫机,当初用3间老房,扒了炕做起了小作坊。34年间,从配件做到自动化。13年前,双星公司的“上蓬”就已成为省著名商标。

  随着实力增长,双星公司的影响力日益增强。以前双星公司参加上海缝制设备展览会,一般只会要一块9平方米大小的展位,今年公司要了200平方米,最终获得150平方米的展位。

  有统计显示,中国是缝纫机销售大国,产量占全世界70%以上,但利润只占20%左右。基于此,朱焕升认为,国外的一些产品国内还没有研制出来,国内缝纫机发展的空间还很大。

  从2008年开始,双星公司就开始研发自动化缝纫机,并经历了从求助于人到对方主动登门的过程。

  开始时,双星南下从南方请来技术人才专门搞自动化,但结果并不理想,技术也没有成熟。此后,双星又北上找到北京一家专门开发系统的公司,这家公司在业内很有名,安装其系统的产品卖得非常火。

  双星带着一颗诚心,却被泼了冷水。这家公司嫌双星的销量不大,不愿为其开发系统。

  在山穷水尽之际,与双星合作的一家澳大利亚经销商来到公司,看到了他们开发未成功的产品,并指出需要从哪些方面进行改进。

  于是,双星与南方的一家公司合作,在双星提供数据和具体要求下,终于合作开发出了一款自己的系统。

  虽然是闭门造车,但朱焕升拿到上海展会上一亮相,和南方先进的产品已经非常近。第二年,很多南方企业也开始买双星的产品。

  经过几届展览会后,北京的那家系统开发公司找到双星,希望为双星做配套,此时双星已经有了丰富经验,因此婉拒了合作。

  有趣的是,荷兰客户经销的很多缝纫机产品,使用的是北京那家公司开发的系统,荷兰的客户觉得使用起来比较习惯,于是建议双星公司也使用这家公司的系统。

  但朱焕升对自己的系统有信心。他领着两名荷兰客户,拉着两台公司设备去了北京这家公司,让他们来配置系统。

  结果,这两台设备使用起来,出现了一些不理想的情况,朱焕升为荷兰客户一一指出问题所在,得到他们的认可。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