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立即注册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开启辅助访问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沧州全搜索

  • 站务热线: 0317-4910920
  • 商务合作QQ: 40960846

杂技故里 千年传奇 ——“相约看沧州”第二站?走进吴桥杂技大世界

2017-8-15 10:19| 发布者: 沧州新闻网| 查看: 2276| 评论: 0|来自: 沧州日报

摘要:   运河古道蜿蜒流转,吴桥杂技流传千年。  8月9日,“相约看沧州”活动一行20余人,来到传奇与精致同生共融的小城——吴桥,走进吴桥杂技大世界,品味“天下杂技第一乡”的江湖魅力。  “天下风云出我辈,一入 ...
  运河古道蜿蜒流转,吴桥杂技流传千年。

  8月9日,“相约看沧州”活动一行20余人,来到传奇与精致同生共融的小城——吴桥,走进吴桥杂技大世界,品味“天下杂技第一乡”的江湖魅力。

  “天下风云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催。”1992年4月,吴桥杂技大世界矗立在了这片杂技的沃土之上,吸纳了各路杂技英豪,也将这些江湖儿女的江湖气聚集起来。岁月渐逝,而江湖精彩依旧。

  传闻中的江湖文化城,还未进城,魅力已出。江湖人的侠义遇上文化的厚重,是一种怎样的火花?

  61岁的吴桥人崔振中,侠肝义胆,助人为乐,连续献血20年。来参加“相约看沧州”活动,他很开心。杂技大世界他常来,会不时给同行中首次来的沧州市民讲解。“这是吴桥旧县城的微观缩影,不说杂技,光城景就有的看。”崔振中说。

  悠然进城,进入“杂技小院”,已是人声鼎沸,喝彩声不绝于耳。平衡技巧、吞吐火……小院里,一家三代练杂技,真真是“吴桥耍杂技,人人有一手”。“现在,我们的杂技艺术,表演、服装等各方面,都有了质的飞越。”吴桥人汤敏说。汤敏在吴桥杂技团工作,负责后勤,楼上办公室,楼下练武厅。虽然她不常来杂技大世界,但却每天都能欣赏到杂技表演。

  边走边说,欢声笑语很快被一曲民族风音乐打断。人们循着声音围拢到一处露天棚亭,这里就是“吹破天”剧场。

  “一直听说‘吹破天’何树森用鼻孔吹唢呐,今儿终于见着了。”第一次来杂技大世界,冯秀枝激动之情溢于言表。69岁的她,是本次“相约看沧州”活动年龄最大的成员;能干的她,是吴桥县一名环卫工,7年环卫工作,年年优秀;此时的她,眼睛却是一刻不停歇。

  技艺令人大开眼界,历史又让人心潮澎湃。在吴桥杂技博物馆里,人们被深深震撼。杂技发展历程、影视、杂技艺术形式、互动等9个展厅,生动立体地演绎了吴桥杂技这惊叹千年的技艺。

  “大世界刚建好时,我就带着孩子们来过。”吴桥县新兴路小学老师孟献娜说。如今,新兴路小学是吴桥杂技进校园的试点,有京剧、空竹等各种兴趣班,完美的把杂技融入到传统文化中。

  小小的道具,小小的舞台,有趣好玩的动作,搭上活泼的唱念,一场精彩的皮影戏,在杂技博物馆上演。故事结束,喧嚣平息,帘幕后面走出来的,却是两位头发花白的老艺人。

  说起老艺人,到了吴桥杂技大世界,怎能不看“鬼手”王保合?73岁的他,一双手神出鬼没,闻名天下。

  鬼手剧场里,一桌一椅摆好,霎时全场语闭。王保合快速上台,又掌声雷动。一竹筷两瓷碗三小球,就是他的拿手绝活——“三仙归洞”的全部道具。

  “你的眼速,永远比不上他的手速。”沧州市民吴晓宇说,她曾在网络上看过无数遍,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还有红牡丹剧场里的杂技盛宴,惊叹之中笑声连连。在这里,勺子、筷子、碗仿佛有了生命,赋予他们生命的人,不是大侠,却都身怀绝技。慕名而来的人们,心怀敬畏之心,尊重着所有带来精彩表演的艺人们。沉甸甸历史痕迹,如今洗去蒙尘,照出吴桥旧日繁华,在江湖里绚烂。

  匆匆,太匆匆。16时许,在意犹未尽中,“相约看沧州”第二站落幕。“以后还要约啊!”人群中有人欢呼。

  杨双印 杂技文化是一部书

  吴桥有桥通天下,杂技为媒连九州。

  说起吴桥,致力于研究吴桥历史民俗的他,滔滔不绝;说起吴桥杂技,出版过《吴桥杂技》一书的他,回忆涌上心头。

  61岁的杨双印,曾担任吴桥县文保所所长。1985年,他从一名化学老师,成为吴桥文化馆的工作人员,从那时起,他开始研究吴桥历史民俗。说起吴桥历史,自然少不了杂技。那时候,做民间调查没有经费,交通工具就是一辆自行车。他常脚一蹬,骑上车子就走,挨村挨户寻找老艺人。

  后来,他走出吴桥,踏遍祖国大地,只为寻找吴桥籍民间老艺人。20多年,寻访上千人。再后来,《吴桥杂技》一书出版。

  “千年杂技之乡”,在历史的褶皱里,在前人的追忆中,呼之欲出。

  杨双印说,早在秦汉时期,吴桥就已经发展出杂技的雏形。古时,由于土地贫瘠,人们在困苦中煎熬。不安于现状的吴桥人,结合当地的习武传统,发展出了一系列杂技绝活,靠此行走江湖,卖艺求生。

  如今,杂技早已不再是吴桥人唯一的生存手段,杂技艺人的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吴桥学习杂技的传统以及杂技精神却传承下来。

  杨双印说,吴桥杂技大世界的建成,不仅为吴桥杂技人搭建了施展才华的艺术平台,为中外游客提供了新型休闲娱乐的主题公园,更从根本上保护了吴桥杂技这一传统的文化资源,实现了从杂技文化资源到杂技旅游产业的历史性跨越。

  周希忠 细细品味千年技艺

  少年习武,青年入伍,复员后成为一名保安。59岁的周希忠,是沧州市中心医院一名保安。

  虽不在“江湖”,却心怀侠义。多年来,他智斗盗贼、冰窟救人、拾金不昧、帮助贫弱……他是“沧州好人”典型代表,也曾荣登“中国好人榜”。

  说起吴桥杂技大世界,他久闻其名。4年前,也曾惊鸿一瞥。当时有外地朋友来沧,第二天,周希忠带着朋友四处游玩,一天之间,去了铁狮子、铁佛寺、杂技大世界等多个景点。也因为去的地方多,每个景点都是蜻蜓点水,杂技大世界更是一进一出匆匆了事。

  这次,作为“相约看沧州”特邀嘉宾,周希忠特意放慢脚步,细细品味着这千年技艺。习过武,深知掌握一门功夫的艰辛。别看台上几分钟,台下酸甜苦辣,只有自己心里最明白。

  纪 梅 当文学与杂技邂逅

  浅色衬衫,一袭白裙,娉婷温婉。纪梅是吴桥人,以散文著称。吴桥杂技大世界,她是常客,曾是这里建成后首批宣传团成员,见证了它的成长。

  曾经潜意识里,纪梅觉得,杂技与文学是完全不搭界的两件事。直到有一次,她看了一部电影。奔驰的骏马,火红的斗篷,在广袤的华北平原,激荡着杂技英豪的动人旋律。纪梅第一次将杂技与艺术平行相视,也第一次以艺术的视角来看待杂技。

  在她眼中,吴桥杂技大世界,每个人都有一身绝活,每个人都是一部史诗。当年他们浪迹天涯,卖艺糊口,今天在这里作为传承者,用他们质朴的灵魂,演绎着杂技的前世今生。

  纪梅说,从吴桥国际杂技艺术节盛放,到杂技艺术海外夺奖,今天的杂技,已经作为一种艺术符号,吸引了世界人民对中华文化的认同,而文学与杂技,却刚刚在这个时代邂逅。

  近两年,一些致力于杂技研究的吴桥籍学者、作家,也创作出了一些杂技文学作品,但影响力显然不够。比起高密那片红彤彤的高粱地,比起白洋淀那池荷花,相去甚远。

  纪梅觉得,作为文字工作者,有责任和义务去发掘,去思考,去打造属于杂技的文学艺术和属于文学的杂技艺术,“用文学的思路打造它,用文学构思经营它,用文学的素养管理它”,为杂技打造一条更深邃的阳光大道。

  本报记者 尹 超 本报通讯员 闫 岩 崔 霞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返回顶部